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教育视界

穗黔情深|矩阵式全方位帮扶,当好教育“参谋长”

  • 发布时间:2020-09-29 15:29:29
  • 来源: 羊城晚报
  • 浏览量:-
  • T浏览字号

  山的那边,需要帮助

  海的这边,伸出援手

  贫穷是什么?

  仅仅是物质缺乏

  还是因物质和信息的匮乏

  导致的观念落后、眼界狭隘

  从而带来选择和行为的不同、人生的差异?

  2020年是决战决胜脱贫攻坚之年,广州肩负贵州8个市(州)的对口帮扶重任。扶贫的根是扶智,广州在东西协作教育帮扶的道路上不断前行,教育物资、理念、人才等全方位“矩阵式”输出,当好当地教育“参谋长”,助推校长和教师专业化成长,提升贫困地区教育质量。

  山海相连,穗黔情深

  一生承诺,共奔小康

  教育让广州与贵州有了不可分割的情谊

1.jpg

  贵州省纳雍县梦想课堂

  贵州山里的广州学校

  硬件一流的现代化学校

  9月的贵州毕节、黔南州地区,秋雨持续近两周。淅淅沥沥的雨中,孩子们很少打伞,因为有的孩子没有伞,有伞的孩子舍不得打。

  “妈妈说,这种雨不用打伞,别弄坏或弄丢了。”贵州省纳雍天河实验学校三年级男孩小伟说。

  学校墙上贴着孩子们的微心愿:“我想要一个书包”“想要一支水彩笔”“想要一个文具盒”“希望爸爸永远不喝酒”……在纳雍这个国家级贫困县,孩子们的愿望如此微小。

2.jpg

  学校墙上,孩子们的微心愿

  小伟很喜欢自己的学校,尤其喜欢学校一楼300平方米、有几十米高透明屋顶、5万册图书的阳光书吧。“各种没见过的书,什么时候都能进去,坐着、躺着随便看。有声书朗读亭我之前从没见过,可以读课文、听故事。”

  3年级女生郝紫怡坐在明亮的教室里画画,不是一人一张课桌的排排坐,而是5个孩子围着一张桌子的小组式画画。几个月前,她刚跟随父母从山里搬到附近的易地扶贫搬迁小区,转学入读纳雍天河实验学校。

3.jpg

  梦想课堂

  五年级女生小雪最喜欢每周一节的梦想课,“在好大的教室里做游戏,听音乐、学编程,还学怎么理财,每个人都有一个iPad”。

  全校1583名学生,都是易地扶贫搬迁户,他们从条件艰苦、不宜人居的山上、水边搬入政府修好的新房子。

  贵州是中国脱贫攻坚主战场,2014年末全省有623万贫困人口,占中国贫困人口的8.9%,居全国第1位。

  2015年12月,贵州对居住在“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地方的贫困人口,开展了全省历史上规模空前的易地扶贫搬迁工作。去年年底,贵州全面完成188万人的异地扶贫搬迁,占全国搬迁计划的15%。

  纳雍天河实验学校就是安置易地搬迁贫困户儿童的学校,由广州天河区对口援建,开设小学1-6年级共24个教学班。

  学校的硬件条件让不少广州小学都羡慕:3栋崭新的连体教学楼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深红色的外墙格外醒目、温暖;宽敞的运动场上,足球场、篮球场、单双杠一应俱全;教学楼里,音乐室、美术室、舞蹈室、心理辅导室、AI智慧教室、信息化教室等高标准配备……

  所有的一切都让孩子们感觉到“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班上60多个同学,现在才40多个;以前的学校什么都没有,现在什么都有;以前没有兴趣课,现在音乐、跳舞、手工、梦想课什么都有……

4.jpg

  学校的阳光书吧

  这样的学校,广州为贵州援建了不少。例如黔南的广州海珠小学(瓮安五小),是广州市海珠区扶贫协作的重点项目,是教学设施设备俱全、投资近亿元的现代化学校。

  今年6月建成并投入使用,学校靠山近湖,环境优美,涵盖幼儿园、小学、初中,可容纳2000人就读;有专用场室15个,含舞蹈室、美术室、多媒体语音教室、可容纳700多人的多功能报告大厅等;所有场室千兆光纤网络联通,教师配置办公电脑,所有办公场所都覆盖了WIFI信号;体育设施方面,配套有400米环形跑道、室内体育馆、篮球场、羽毛球场等;后勤保障有可供应800人同时进餐的中央厨房……

5.jpg

  广州海珠小学(瓮安五小)

  让学校成为孩子们的家

  “我很烦爸爸妈妈在外面打工。”一个小学女生的绘画里,时钟显示“00:54”,她躺在贵州家里的床上,脑子里想着一家四口团聚,远在浙江打工的爸爸妈妈头上冒着汗珠。

6.jpg

  “这里的孩子画人物,手通常是紧握不打开的,显示出他们没有安全感。”纳雍天河实验学校校长詹雯来自广州天河,支教三年,她专门从天河一小请来最好的心理老师肖冬梅,分析孩子们的绘画,了解他们的真实想法,给心理问题严重的孩子建心理健康档案、做心理疏导,培训当地心理老师。

7.jpg

  贵州纳雍天河实验学校

  缺少父母陪伴和亲情的孩子怎么办?“尽量用学校教育弥补家庭教育,用同伴亲密关系弥补亲子关系。”詹雯说,“学校教育让孩子有安全感、被倾听、被关注、被发现。校门永远打开,寒暑假都开放,孩子随时可以回校;这里就是家,老师、同学就是家人,让每个老师成为妈妈。”

  放学后,学校也尽量把孩子管起来,提供课后托管,“每个老师根据自己的特长开课,没特长的学特长,木工、手工、折纸、篮球、足球、艺术欣赏、数学思维、语文阅读等应有尽有。”詹雯说。

  “在每个教室设图书角、红领巾文化角、班队角、英语角、卫生角。”海珠区实验小学总务主任蓝广德担任瓮安五小副校长,他将广州小学常规的“一室五角”引入,还让每个班级认养校内一棵树,全班照顾它、爱护它,毕业后交给下一届班级。

  “让‘同龄树’成为各届毕业生共有的‘心愿树’,成为孩子们的‘乡愁’。”蓝广德解释,学校的学生都是异地扶贫搬迁居住点的孩子,家庭贫困、留守儿童多,家庭陪伴和教育不足,行为习惯、行为礼仪等比较缺失,丰富的班级、校园活动和文化,可以让孩子们形成好的学习和生活习惯,得到赞赏、树立自信,建立同伴友情、建立与班级和学校的感情。

8.jpg

  孩子们在书吧读书

  “矩阵式”全方位人才输出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广州对贵州的教育帮扶是“矩阵式”的,输出多层次全方位的人才,派出最优秀的老师、校长到贵州当骨干老师、校长、干部,提升学科、年级、学校乃至整个区域教育的教学理念、方法、质量。

  三人组团帮扶标杆全覆盖

  2019年7月,白云区教育研究院院长、广州大同中学原校长袁闽湘携妻子熊燕(广州市第六十五中学物理高级教师)和广州大同中学办公室主任田清福一行3人组团来到贵州荔波,在县内唯一的普通高中——荔波高级中学开展教育帮扶工作。

  三人团分工明确,知根知底,成为全省最特殊的“全组团式”帮扶团队:“双法人”模式,袁闽湘分别担任广州市白云区教育研究院党总支书记、院长(法人)和贵州荔波高级中学党总支书记、校长(法人),异地帮扶不是挂职而是任职,并担任学校法人,能够最大力度行使校长权力,自上而下进行变革。

  三人团配合默契,管理、中层、教师全覆盖。袁闽湘任荔波县教育局副局长、荔波高级中学党总支书记、校长,主要负责荔波高级中学的全面工作;田清福任荔波高级中学副校长,主要负责学校教育信息化、教科研、办公室工作,并承担高一年级两个班的信息技术教学工作;熊燕任荔波高级中学科研处副主任,承担高三年级理11班的物理教学工作。

  三人成为当地其他老师在管理、中层、教师三方面的学习标杆,在学校各个工作范畴起到示范引领作用,将各种好的做法贯彻落实到学校管理的各个层面。

微信图片_20200929152135.jpg

  荔波高级中学

  广州援毕节教育“大管家”

  跨步急停、运球、转身、变方向跑……9月开学,贵州毕节七星关区大银镇大银小学有了崭新的篮球运动场,同学们每天可以在正规篮球场上训练了。训练孩子们的是麦俊钊老师,来自广州市荔湾区蒋光鼐小学,该校是广东省篮球特色学校。

  2019年11月,蒋光鼐小学的老师们来到大银小学。当时,学校的篮球场虽然是水泥地,但是凹凸不平,一下雨就会积水。今年7月初,蒋光鼐小学捐赠了这个新型塑胶篮球场。8月,篮球运动场地开始施工,本学期开学初就完成了建设。

7.jpg

  贵州七星关区荔湾实验学校

  这一切离不开广州派驻毕节地区的教育“大管家”叶炳健。2018年12月,广州市优秀教育工作者、中学高级历史教师叶炳健作为第四批援黔干部、荔湾教育组团组长,与另外两名教师一起来到毕节,肩负起帮扶七星关区教育工作的重任。

  一年内,叶炳健推动促成了荔湾区全部65所公办中小学、增城区11所中学、从化区35所中小学与七星关区110所中小学对口帮扶签约,并实现100%开展实质性帮扶工作。

  2020年,他被委任为广州市派驻毕节教育组团的组长,率领十个区县的组团及市直学校的团队开展新一轮的帮扶工作。

  据统计,仅在黔南州,广州先后选派140名教师赴黔南州挂职支教半年以上,接收黔南州74名学校中层以上干部挂职、626名教师跟岗学习,培训各阶段各学科教师13000余人次。

微信图片_20200929152229.jpg

  七星关区幼儿园小朋友玩游戏

  改变教育观念和教学方法

  面对山区的中小学“千校一面”“万人一貌”的教育状况,广州的校长老师们,带去了更先进的教育理念、更有效的教学方法。

  改设施、改观念、改方法

  “我的孩子从山里来,见过泥巴见过树,搞这么一大块绿地不行,改成‘书吧’,脱鞋进去随便看书!”学校施工后期,纳雍天河实验学校校长詹雯每天一早8点跑到工地要求微改造,最终把教学楼中间、300平方米的绿地改成了阳光书吧,课间、放学后,孩子们随时可以进去看书。

  改变,是每一位广州支教老师、校长的每天要面对的主题:改设施、改观念、改方法。一位支教的广州校长到贵州学校的第一件事,是把所有教室门口十厘米高的门槛抹平,方便孩子进出、减少风险隐患。

  广州学校最习以为常的做法,在这里也许都是颠覆。

  教室的课桌不再是排排坐,而是围成几个五边形,小组化教学;设科技室、科普室、创客室、美术室、舞蹈室、人工智能教室、梦想课教室等,上什么课去什么教室;校门口绿地改种大树,遮阳挡雨,让家长坐在树下等孩子……

  对图书的管理方法和态度也是截然不同,不少乡村学校,看书要到图书馆借阅,且课外书少,图书馆的书丢失要报备;现在每个教室、公共区域都设图书角,丰富的课外书籍随手可取、随地可看,如果孩子把书带回家传阅也是好事,书少了、丢失了再补充就好。

孩子们在绘画室,分小组绘画.jpg

  孩子们在绘画室,分小组绘画

  一校一品,打造校园特色

  整堂课老师从头到尾“一言堂”“满堂灌”;教师依赖集体备课形成的课件,不结合班级学情实际调整;上课提问无效、缺少梯度,师生互动、生生互动流于表面;课后作业年年岁岁都相似,不根据学生程度分层布置;考试没有错误率、错误原因大数据分析,一张卷子从头讲到尾,无针对性总结和训练;忽视学生渴望,驾驭课堂能力不足、视野局限……这是不少贵州乡村学校的教育现状。

  叶炳健借助广州结对学校本身的办学水平和特色发展的优势,提出以“一校一品”的校园特色文化创建为抓手,深入实施素质教育,不断优化学校管理,全面加强和改善学校教育教学工作,加快推进学校特色建设,打造学校办学新亮点,办出学校发展新特色,让每所受援学校都生长出独特的文化气质,促进区域内学校多样化、学生个性化发展。

  “以前怕校园活动影响学生学习,广州老师带来了新的理念,我们学校组织起篮球、足球等7个学生社团,学生虽然花在活动上的时间多了,但集体意识增强了、更友爱了,思维活跃、学习还更好了。”贵州龙场中学校长符广松说。

  高考是帮扶成效的生命线

  抓好高考就是抓住帮扶成效的生命线,广州将高考经验毫无保留地输出给贵州,当好当地教育“参谋长”,助推校长和教师专业化成长,帮助更多贫困地区孩子考上大学。

  引入广州高三备考经验

  每天早上7时10分,黄小林的身影就出现在贵州省雍县第五中学的走廊上、教室里,巡查学生早读,晚上8点之后还巡查晚自习情况,61岁的他每天在校工作时间超12小时。

  去年9月,黄小林刚从广州市天河中学党委书记职位上退休,10月就上任纳雍五中执行校长,顾不上陪伴八十多岁的父母、不惜放弃百万年薪。

  上任纳雍五中执行校长后,黄小林雷厉风行,每天争分夺秒工作,严抓师德师风、教学方法,短短一年让师生面貌焕然一新,学生成绩大幅提升。

  几十年的教学生涯,黄小林当过除英语老师之外所有的主科老师,什么课都懂,上任两个月,他深入高三课堂听课146节,听课之后及时指出老师课堂教学过程中的优缺点和改进建议。

  他狠抓校本教研,引进广州教研的好做法,要求各备课组每周须进行一次集体备课,总结上周教学预备下周教学;每人每学期须上1次备课组内公开课。

  他强化师德师风,要求老师们预备铃响就到教室,杜绝迟到。此外,他要求老师跟学生一起参加考试提升业务能力,例如高三一测老师们同步考,考得好的表扬,只达良好的参加二测,不合格的面谈。

  他改变教师评价方式,用考试成绩和学生评价相结合的方式来评价教学效果。

  高三3班男生李长平说:“自从黄校长来了,每天下午练习什么科目都很明确,测试多了,而且第二天老师就全部改完、点评、总结,明白哪类知识点欠缺了。”李长平进步明显,从全校150名进步到100名,再到50名。

  全覆盖诊断,开药方

  为了考上大学改变命运,贵州乡村的孩子其实学得很勤奋、很辛苦,不少高中一个月只休息一天,“白加黑”“5加2”拼命学习,既耗时又低效现象普遍。

  学校管控不科学,课后练习作业泛滥,自习时间较少,学生没有时间自我构建知识体系;填鸭式教学和重复机械训练,加剧了教育的应试化倾向。

  支教的老师、校长们总有回去的一天,两地学校间“结对子”的个性化经验不一定普适,如何让整个区域的所有学校全面提升?

  去年10月,广州开发区中学校长龙国明担任贵州省黔南州人民政府特邀督学,带领团队对整个黔南州地区的32所高中,进行该州史上规格最高、规模最大、历时最长的诊断式调研、视导、开处方。

  视导组对教案、学案、作业、集体备课、教研和课题研究等各方面进行抽样检查,访谈教室和学生,共听课549节次,覆盖语文、数学、外语、物理、化学、生物、政治、历史、地理九大学科,形成详细诊断和改进报告。

  报告建议各学校要尽快完善各种教学管理、督查、奖惩制度,加强教学常规督查,奖优治懒治庸;教师激励机制方面,兼顾老中青不同层面教师的积极性,兼顾显性工作和隐性工作的量化考核,以激励教师工作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促进教学质量的提升;减负增效,作业布置按照班级整体情况作统一安排,高度重视学生作业量大、简单重复的问题。

  挂职瓮安县教育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的海珠区外国语实验中学副校陈智,将广州市的高三质量数据分析系统引入瓮安,通过有效分等核心数据对班级的情况、学生的情况进行质量分析,并通过大数据改卷系统,对每个知识点得分情况精准分析,引导老师能够在课堂上精准教学、精准备考。

  今年高考,毕节市各项办学指标接近或超过贵州省平均水平,高考一本、二本上线率分别比2018年提高1.21和 1.98个百分点,被清华、北大录取的学生达19人,比2018年增加13人,创历史新高。

  其中,纳雍五中高考成绩创校史最佳。二本上线率48.78%,比上年提高11.32个百分点;一本上线人数51人,一本上线率3.66%。纳雍四中(天河区组团帮扶)本科上线率达到27.2%,远超去年高考本科上线率十多个百分点。

  织金二中(花都区组团帮扶)2019年的高考本科上线率为70.4%,比2018年提高 11.6个百分点,一本的上线率为12.3%,比2018年提高了2.76个百分点,取得重大突破。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